2018年12月17日 星期一   帮助中心 【设为首页】 【加入收藏】  
  当前位置:首页 >> 最新原创领地 >> 闫肃----著名词作家,文职将军,解放军空军政治部文工团的一级编剧、剧作家  
 
 
闫肃----著名词作家,文职将军,解放军空军政治部文工团的一级编剧、剧作家
作者:    来源:本站原创    浏览量:28841
    北京中视视角电视节目策划中心高级艺术顾问著名词作家闫肃,文职将军,解放军空军政治部文工团的一级编剧、剧作家,曲协、音协、作协、剧协的会员。这些年,电视观众一定会发现,逢年过节,但凡有个晚会,那总撰稿或总编剧总是少不了闫肃。同行们称他为“春节晚会专家”,他也笑说自己成了“晚会专业户”了。
    半个世纪以来,闫老下连队、走营房,写出了无数脍炙人口的军旅歌曲。像《我爱祖国的蓝天》、《军营男子汉》、《长城长》等,不仅在部队,而且在社会上被广为传唱。闫老创作的京味歌曲同样佳作甚多。比如《唱脸谱》、《故乡是北京》、《前门情思大碗茶》、《雾里看花》等等 ......
    阎肃,数百场大型晚会的撰稿、策划人,被总政治部授予“终身艺术家”。 对亲朋、对子女,闫肃爸爸和蔼可亲“不严肃”,对艺术、对事业,闫肃爸爸认真执着“特严肃”! 本书作者是阎肃的儿子,他用幽默的语言,生动地向读者介绍了这位给全国亿万观众带来欢乐的“老爷子”弃笔从戎、投身革命的一生经历,严谨、勤奋的创作精神,乐观、豁达的人生态度。阎肃有一个亲密融洽、其乐融融的家。
阎肃就这么不严肃
    本文作者是阎肃的儿子。
    和国家主席一起上厕所
    说到爸爸的“不严肃”,要提一下他改名字的原因。在西南文工团时,爸爸总爱开玩笑、讲故事,有人给爸爸提意见,说他不太严肃。爸爸听后一想,“你们不是说我不严肃吗,那我干脆把名字改为阎肃。”可改了名,爸爸仍然严肃不到哪儿去。
    有一次国庆节,爸爸他们在天安门城楼上演出,好像是为欢迎越南的胡志明主席。演出间隙,爸爸去了卫生间,这时又进来一人,爸爸也没看,只是觉得他个子挺高,顺口说道:“真没想到啊,这天安门城楼上竟然还有厕所啊。”那人说:“嗯,是啊。”爸爸又说:“而且真是干净啊。”那人又答:“是啊。”
    这时爸爸扭头一看,旁边站着的竟是国家主席刘少奇,吓得他连手都没洗就赶快跑了。
    贴大字报:最高指示:《江姐》不是毒草!
    “文革”初期,爸爸曾受到一些冲击,说他是漏网右派,指责他写的《我爱祖国的蓝天》是“毒草”,还特意找来几个老农民批判他说:“俺们就不知道爱那个什么蓝天,俺们就知道爱俺们的土坷垃!”有人给爸爸贴大字报,说《江姐》也是“毒草”,因剧中有抬高国民党的情节,是爸爸盼着“变天”。
    爸爸晚上躺在床上翻来覆去地睡不着,怕连累了妈妈,就说:“要不,咱们先分开吧。”妈妈听完笑了,说:“你就是发配到北大荒,也得有人给你做饭啊。”因为妈妈的这句话,爸爸感动了好多年,直到现在都很让着妈妈。
    不久,团里有演员在一个联欢会上见到毛主席,主席问:“你们现在干些什么啊?”答说:“在开展‘四大’,还在批判《江姐》,有人说它是毒草。”毛主席说:“我看《江姐》不是毒草。”这句话一传回团里,爸爸立刻就贴了张大字报,上面写着:“最高指示:《江姐》不是毒草!”。
    《雾里看花》是打假歌
    中央电视台为搞一台纪念商标法颁布10周年的晚会,其中有个片段是打假的,要写一首“打假歌”。那时假冒商品最多的是化肥、农药等,爸爸想,总不能写“化肥是假的,农药是假的,皮鞋是真的”吧,想来想去,突然想到川剧《白蛇传》中韦驮踢“慧眼”的情节,灵感一闪,于是“借我一双慧眼吧,把这纷扰看个清楚……”就被一气呵成了。这首歌最早就叫《借我一双慧眼》,大家唱着唱着嫌麻烦,干脆就用第一句的歌词代替,于是歌名就成了《雾里看花》了。 (《我和我的阎肃爸爸》 雨哥著 中国妇女出版社出版) 
 文字评论:
用户名: 密码:
内容:    
 
 
 
用户名:   
密  码:   
   
  
  中国大众音乐协会
  北京文萃阁文化艺术中心
  网络协办:
 
 
辉煌三十年 王其好(词)
爱无言 凌大鑫(词)
走近春天 刘光红(词)
圆梦的人 刘光红(词)
小鸟飞了 黄建国(词)
 
 
 



音乐教师网  |   交流论坛  |   快捷面板  |   站点地图  |   友情链接  |   空间列表  |   站点存档  |   联系我们

总访问量:
京ICP备10006135号-1
客服电话:010-84837433 已注册会员数量:2717